登录北京时时彩官网|北京时时彩网站哪个好
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刑事類案例 >> 刑事辯護案例 >> 查看資料

金某某涉黑涉惡案辯護提綱

發布日期:2019-04-02    作者:溫作團律師
庭審辯護提綱
一, 檢察官宣讀完起訴書
一,公訴機關指控
2015年7月以來,以金闖為首要分子,周繼權為骨干成員,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為主要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在五鄉鎮區域內,通過開設賭場獲取經濟基礎,以暴力、威脅等手段多次實施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
二,具體的犯罪事實
(一)開設賭場
2017年4月至12月,金闖伙同董萬良(另案)或單獨在五鄉鎮老五鄉中學旁棋牌室內、涵玉村唐家灣一葡萄林、石山弄村甬臺溫高速公路橋下和鐘家沙村甬臺溫高速公路橋下開設賭場,以賭“牌九”形式供不特定人賭博。期間,董萬良糾集黃球洪(另案)為賭場抽頭,金闖糾集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和田紫玲(另案)等人為賭場望風、維持秩序,賭場抽頭獲利18萬余元。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為賭場工作期間,賭場抽頭獲利9至18萬余元不等。
(二)尋釁滋事
 1.2015年7月21日20許,金闖伙同周繼權(該節已判刑)、“小周”等人在五鄉鎮老五鄉中學門口無故毆打史學富、史學倫,并將史學富左小腿砍傷。經鑒定,史學富為輕傷一級。
2.2018年6月6日13時許,金闖指使周繼權并由周繼權糾集金杰、覃大明、王必超、周國明、王鑫鑫、金超、楊欣等人對梅洪開設的賭場進行打砸,后周繼權、金杰、覃大明、王必超、周國明五人駕車持刀至五鄉鎮唐家灣山后廟將梅洪賭場內的桌、椅等設施砍砸、毀壞,王鑫鑫、金超、楊欣在趕赴現場途中因被告知打砸已結束,三被告人遂中途返回。
3.2018年6月6日23時許,金闖父親開設在五鄉鎮太史灣的棋牌室遭人打砸,金闖懷疑是梅洪指使他人所為,遂糾集周繼權、金杰、金超和覃正兵(另案處理)駕車找梅洪報復,后在五鄉鐘家沙村村口偶遇梅洪前女友羅貞美乘坐孫斌駕駛的浙B36DA1號雪佛蘭汽車,金闖駕車對該汽車追逐并將汽車逼停,覃正兵下車持刀站在一旁,金闖、周繼權、金杰、金超下車后用事先準備的砍刀對孫斌的汽車進行砍砸,致使車輛嚴重受損(鑒定為24847),后金闖威脅并將羅貞美挾制到自己車內帶到五鄉鎮太史灣附近,因有人報警遂將羅貞美放走。
(三)聚眾斗毆
2018年5月21日下午,金闖與許光明(另案處理)因債務發生爭吵,二人遂約定當晚在東吳、五鄉附近斗毆。金闖、周繼權糾集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田紫玲、周國明、楊欣等人攜帶砍刀、鐵棍等工具駕車前往,后許光明一方在東吳生姜村環城南路延伸段誤認駕車路過的謝裕峰、徐琦迪、王斌為金闖一方人員,并對三人車輛進行打砸,金闖、周繼權等人駕車至生姜村一馬路旁因未發現許光明等人而返回。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
1. 物證:被砸車輛、桌椅照片、砍刀照片、牌九牌照片等;
2. 書證:戶籍證明、抓獲經過、偵破報告、刑事判決書、行政處罰決定書、證明、手
機通話記錄、情況說明等;
3. 林沖、唐國銘、潘才華、許光陰等人證言;
4. 史學富、史學倫、羅貞美、孫斌的陳述;
5. 金闖、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及另案處理
同案犯董萬良、黃球洪、田紫玲、覃正兵的供述和辯解;
6. 鑒定意見: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意見書、價格認定結論書等;
7.  搜查、辨認筆錄;搜查筆錄、指認作案現場筆錄、辨認被告人筆錄等;
8.  視聽資料:案發現場視頻監控光盤、車輛卡口信息單等。
,檢察院認為,金闖、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系犯罪集團,其中金闖是首要分子,應當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周繼權在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金闖、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以營利為目的開設賭場、情節嚴重,應當以開設賭場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刑法第303條第二款 開設賭場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25條第一款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金闖糾集犯罪集團成員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追逐、攔截、恐嚇他人,情節惡劣;任意毀損公私財物,情節嚴重,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第293條第一款第(一)、(二)、(三)項、第二款(刑法第293  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
糾集他人多次實施前款行為,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處罰金、第25條第一款,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任意毀損公私財物,情節嚴重,其行為均觸犯了《刑法》293條第一款第(三)項、第25條第一款;周繼權、金杰、金超還追逐、攔截、恐嚇他人,情節惡劣,其行為均觸犯了《刑法》第293條第一款第(二)項、第25條第一款,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尋釁滋事追究其刑事責任。 王鑫鑫、金超、楊欣在任意毀損賭場財物一節,起次要或輔助作用,依照《刑法》第27條之規定(刑法27條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應當從輕處罰。金闖、周繼權持械聚眾斗毆,其行為均觸犯了《刑法》292條第一款第(四)項(刑法292條 聚眾斗毆的,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持械聚眾斗毆的。
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聚眾斗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金闖、周繼權已經著手實施聚眾斗毆犯罪行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照《刑法》第23條之規定,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第二十二條 為了犯罪,準備工具、制造條件的,是犯罪預備。
對于預備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二十三條 已經著手實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第二十四條  在犯罪過程中,自動放棄犯罪或者自動有效地防止犯罪結果發生的,是犯罪中止。
對于中止犯,沒有造成損害的,應當免除處罰;造成損害的,應當減輕處罰。
金闖、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在判決宣告前一人犯數罪,依照《刑法》69條之規定,應當數罪并罰。周繼權在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是累犯,依照《刑法》65條第一款之規定,應當從重處罰。
     王必超有立功表現,依照《刑法》68條規定,可以從輕處罰。法官問被告人對起訴書指控的罪名及事實有無異議?
2. 被告人:有異議,說明有異議的理由……
二, 法庭調查(辯護人發問)
1.對金闖的發問:
問:金闖,我是你的辨護律師,為了法庭能夠查明案件事實,公正審理案件,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希望你能夠如實的回答我。
答:好
問:你與周繼權、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田紫玲這些人認識多久了?是怎么認識的?
答:
問:你與這些人平時是什么關系?是老鄉關系?朋友關系?還是你是他們的老大,他們是你的小弟這樣的關系呢?
答:
問:他們這些人平常是怎么稱呼你的?叫你老大?老板?還是叫你名字,比如“小金”這樣?
答:
問:你對這些人,有給他們立什么規矩嗎?或者說平常他們遵守哪些規則呢?
答:
問:他們這些人,你叫他干什么他都會為你去干嗎?或者說平常你有事情要讓他去做,你會怎么跟他交待的呢?他都會怎樣回應你的呢?
答:
問:你如果有事情要讓他們這些人或其中一些人去做的話,你是直接去找他們呢?還是你先把事情交待給周繼權,再由周繼權找他們去做呢?
答:
問:你與周繼權之間是怎么個關系呢?你如果有什么事情要辦,都會交待給周繼權去辦嗎?
答:
問:你筆錄里面交待,你在五鄉鎮一些地方開過賭場?這是否屬實?
答:
問:你賭場開了多久?
答:
問:總共抽頭獲利有多少?
答:
問:你在筆錄里交待,賭場每天的抽頭至少超過2000元,總共獲利除去工資、生活費用等各種費用獲利2萬左右這是屬實的嗎?
答:
問:周繼權在賭場里主要是負責什么?
答:
問:賭場還有哪些人參與?
答:
問:賭場其它人員的事情是你直接安排的呢?還是你先交待給周繼權,再由周繼權去安排的呢?
答:
問:2018年6月6日13時許,是你叫周繼權等人去砸梅洪的賭場嗎?
答:
問:你是什么時候知道周繼權、金杰等人去砸了梅洪的賭場的?
答:
問:你知道這事后,你當時是什么反應呢?你有沒有褒獎他們呢?
答:
問:你是什么時候認識史學富的?怎么認識的?在你們打架之前你們有過哪些交往?
答:
問:你后來因為打架的事情你賠償了史學富多少錢?
答:
問:6月6日你找梅洪那晚上,你自己有沒有砸車?
答:
問:是誰說要砸車的?
答:
問:你們那天晚上有沒有打梅洪(武大郞)的前女友(羅貞美)?或者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的呢?
答:
問:2018年5月21日下午,你和周繼權、金杰等人去過東吳鎮生姜村嗎?
答:
問:你們去那里干嘛?
答:
問:你跟許光陰在電話里是怎么說的?是說你們一起到那邊打一架分個輸贏還是說到那邊一起談一談事情先呢?
答:
問:生姜村是你們雙方約定好的碰面地點是嗎?
答:
問:你們具體有沒有約定在生姜村的哪個地點碰面?比如說哪個路口?你能詳細說下你當時是怎樣與許光陰約定碰面具體地點的嗎?
答:
:你確定你們當時是抵達了你們與許光陰約定的地方了嗎?
答:
問:東吳生姜村這個地方你去過幾次?很熟悉嗎?
答:
問:當時你們是自己開車去的對嗎?
答:
問:你當時是開著你自己的車,車是你自己在開的,對嗎?
:
問:后來為什么你們沒碰上面呢?
答:
問:你到生姜村這地方停留了多久?
答:
問:你到那兒之后,沒看到對方有沒有打電話給對方問對方原因?
答:
問:之后你們有沒有再約過呢?
答:
問:你除了開賭場這項業務之外,還有沒有其它業務做的?
答:
 
2.對周繼權的發問:
問:周繼權,我是金闖的辯護律師,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我。
答:好
問:你和金闖是什么關系?是老鄉關系、朋友關系還是他是你老大或老板你是他的小弟、馬仔或員工關系?
答:
問:你跟金闖一起多久了?
答:
問:平常金闖如果叫你去給他辦些事情你都會去嗎?
答:
問:金闖平常有給你錢嗎?是怎么給你的?是按月這種固定給的方式呢?還是說你給他辦一件事情他給你多少錢這樣呢?
答:
問:金闖對你們這些人,有立什么規矩嗎?或者說平常你們遵守哪些規則呢?
答:
問:你在金闖賭場里做什么的?
答:
問:2018年6月6日13時許,是金闖叫你去砸梅洪(武大郞)的賭場呢還是你自己因為是梅洪欠你錢不還而叫人去找他的麻煩的呢?
答:
問:在你們去砸梅洪賭場之前,金闖知道這事嗎?
答:
問:你們砸完賭場之后,金闖是怎么知道的?是你向他說的,還是他通過別人那里得知的呢?
答:
問:金闖知道你們砸了梅洪的賭場后是什么反應呢?有對你們進行獎勵或者因你們做了這事請你們額外的吃飯喝酒之類的呢?
答:
問:在你們去找梅洪的那天晚上金闖有沒有砸孫斌的那輛車?
答:
問:是誰說要砸車的?
答:
問:你們那天晚上有沒有打梅洪(武大郞)的前女友(羅貞美)?或者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的呢?
答:
問:2018年5月21日下午,你和金闖、金杰等人去過東吳鎮生姜村嗎?
答:
問:你們去那干嘛?
答:
問:你們與許光陰碰面的地點是誰約定的?
答:
問:你能詳細說下你們是怎么約定地點的呢?
答:
問:你們與許光陰在電話里就說好到那邊就是去打架的?
答:
問:你們到那之后沒有看到對方,是嗎?
答:
問:你們到那之后,多久你們就回去了呢?
答:
問:你們到那沒看到對方有沒有給對方打電話問對方原因?
答:
問:那你們后來還有沒有跟對方再約呢?
答:
問:2015年7月21日20時許,你與金闖還有你的朋友“小周”等人一起毆打過史學富、史學倫對吧?
答:
問:你們當時為什么要打史學富他們的呢?
答:
問:砍史學富的那一刀是你朋友“小周”砍的,對吧?
答:
問:誰叫“小周”砍的?
答:
問:金闖跟你朋友“小周”之前是否熟悉?
答:
問:金闖是否有叫“小周”拿刀?
答:
3.對金杰的發問:
問:金杰,我是金闖的辯護律師,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下,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
答:
問:2018年6月6日下午,是周繼權叫你去砸梅洪的賭場還是金闖叫你去的呢?
答:
問:你知道是誰要你們去砸梅洪的賭場的嗎?
答:
問:金闖事后有對你們進行獎勵或者因你們做了這事請你們額外的吃飯喝酒之類的呢?
答:
問:當天晚上你們去找梅洪的時候,金闖有沒有砸孫斌的車子?
答:
問:是誰說要砸車的?
答:
問:那天晚上,你們有沒有打羅貞美?有沒有用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答:
問:你在金闖開的賭場里作了多久?具體負責什么?
答:
問:在金闖開賭場期間你是一直都在的嗎?
答:
問:金闖開賭場的時候你都必須得去還是說你也可以不去,看你自己決定?
答:
問:你去賭場做事金闖才會給你發錢,還是說你去不去都會有?
答:
問:你除了在金闖賭場里做事外,平常金闖還會讓你去做其它的事情嗎?
答:
問:你和金闖是什么關系?
答:
問:金闖對你們這些人,有立什么規矩嗎?或者說平常你們遵守哪些規則呢?
答:
4.對金超的發問:
問:你在賭場里是做什么的?
答:
問:賭場每天抽頭多少你清楚嗎?
答:
問:你在筆錄中供述:賭場每天最起碼抽頭2000元,你是怎么算出來的?
答:
問:2018年6月6日下午,砸梅洪的賭場你也去了,是嗎?
答:
問:是誰叫你去的?
答:
問:你在筆錄中供述說是梅洪欠了金闖的錢,所以金闖叫人去砸他的賭場,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答:
問:事后,金闖有對你們進行獎勵或者因你們做了這事請你們額外的吃飯喝酒之類的嗎?
答:
問:2018年5月下旬(21日)你與金闖他們去東吳是去做什么?與許光陰約架?怎么約定的呢?
答:
問:你認為你和金闖之間是什么關系?是老鄉關系?朋友關系?還是上下級的關系呢?你認為他是你老大嗎?
答:
 
5.對覃大明的發問:
問:你在賭場具體負責什么?
答:
問:你每天都在賭場嗎?
答:
問:賭場每天能賺多少?
答:
問:你在筆錄中供述,賭場每天能賺一萬多,多的有二萬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答:
問:砸梅洪的賭場是誰叫你去的?
答:
問:他是怎么跟你說的?
答:
問:金闖事后有對你們進行獎勵或者因你們做了這事請你們額外的吃飯喝酒之類的呢?
答:
問:去年5月中旬,你與金闖他們一起去過東吳嗎?
答:
問:你們一伙人去那干嘛去呢?
答:
問:你和金闖一起多久?
答:
:你如何看待你和金闖之間的關系?你認為他是你老大?
答:
問:賭場每天的獲利是多少你知道嗎?
答:
問:你每次都有在賭場嗎?
:
 
6.對王必超的發問:
問:去年6月6日下午是誰叫你去砸梅洪賭場的?為什么要去砸?
答:
7.對王鑫鑫的發問:
問:你認為你和金闖之間是什么關系?是老鄉關系?朋友關系?還是上下級的關系呢?你認為他是你老大嗎?
答:
問:砸梅洪賭場是誰叫你去的?
答:
 
8.對周國民的發問:
 
9.對楊欣的發問:
 
三,質證
1.對(訊問筆錄)取得的合法性、及與本案的關聯性不持異議,但由于各被告人對一些案件事實的供述很不一致,而又在個別問題的供述上,各被告人的表述又高度的雷同,這不免讓人感到疑惑。固法院在認定案件事實上,有必要結合法庭查明的事實綜合認定,不宜輕信筆錄中的供述。
四,法庭辯論
1.對起訴書認定的罪名和事實提出異議。
對于起訴書中指控的:2015年7月以來,以金闖為首要分子,周繼權為骨干成員,金杰、金超、覃大明、王必超、王鑫鑫、周國明、楊欣為主要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在五鄉鎮區域內,通過開設賭場獲取經濟基礎,以暴力、威脅等手段多次實施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
辯訴人認為,上述的指控有點言過其實,與目前法庭查明反映出來的事實不符。
首先,我們來看看公訴機關指控的這幾項罪名:
一是開設賭場的事實
對這一節犯罪,辯訴人對指控的罪名沒有異議,但辯護人認為起訴書中對賭場抽頭獲利的金額的認定沒有確實的證據支持,由于沒有相應的帳本可查,且相關被告人對這塊獲利金額的供述很不一致,在相關證據不能確切的得出結論的情況下,如果要對犯罪金額進行估算認定,辨認人認為,應該根據由利于被告人的原則,對金額進行保守認定,不宜估算過高。
二是尋釁滋事的事實
1.關于毆打史學富、史學倫這節事實
公訴機關認為構成尋釁滋事罪,辯護人有異議。
從金闖、周繼權、史學富、史學倫等人的供述中可以看出,金闖與史學富本來是朋友關系,之前也沒什么過節,這是一個起因本是開個玩笑,后來演化為口角進而上升為打架的事件。事件最終發展的結局是完全超出了被告人金闖最初的意愿的。事情本不打算為而又為之,除了被告人金闖自身對自己情緒控制不當的原因外,也不能否認這當中有被害人史學富的刺激作用,比如:在史學富明知道金闖是在跟他開玩笑的情況下,還拉下臉來,并且用“你要撞就撞死我好了”“你是不是想打我”等刺激對方的語言。要知道,當一個人旁邊有朋友在場、并且力量占優的情況下,你不給人家臺階下,弄得別人沒面子,在面對年輕氣盛的被告人等人來說,是極易激發進一步矛盾的。至于后來周繼權朋友“小周”的拿刀砍傷史學富的行為,應該是出乎被告人金闖的意料的,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完全沒有這個必要,金闖跟史學富之前無過節,根本就沒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且還是朋友關系,只是因為對方的一些話語一時激怒了他,才毆打了對方,而且當時他們的人數比史學富要多,力量占優,史學富被他們幾個人打得基本也沒多少的還手之力,這種情況下,對金闖而言,是沒有任何必要再拿刀去砍的。而這種情況下,之前與金闖互不相識的“小周”拿刀砍史學富的行為,就是“小周”自己的隨意發揮了,不應該算入被告人金闖的主觀過錯之內。這從事后金闖主動賠償了史學富12萬元就可以看出。
再者,本節事實,自始自終都是針對特定人的毆打,持續時間也很短,根本就談不了對當時的社會秩序造成多少的混亂,所以,就算要對金闖該節定罪,辯護人認為,也宜定為侵犯人身權利類的故意傷害罪,而不是定妨害社會管理秩序類的尋釁滋事罪。
2.打砸梅洪賭場的事實
該節事實,從今天法庭查明的情況來看,是周繼權為了他自己個人與梅洪的糾紛而叫人砸梅洪賭場的,固公訴機關原來的指控顯然是不適當的,不宜認定金闖參與了該節犯罪。
不管是誰叫人打砸了賭場,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他們去砸的是賭場,是一個正在從事違法犯罪的地方,雖然“黑吃黑”法律并不認可,但相對于打砸一個合法正常的生產經營場所而言,它的社會危害性顯然要輕些。
3.打砸孫斌車輛的事實
該節事實,辯護人認為,不屬于尋釁滋事,因為尋釁滋事中的任意毀損公私財物具體隨意性的特征,具有侍強凌弱,無是生非的特點。而金闖這些人是在他父親的棋牌室被砸、他們的老鄉被人打傷之后,為了找梅洪報復,路上誤認為孫斌的車子是梅洪的車子,而進行打砸,因而他是一種具有具體犯罪指向的故意毀壞財物的行為,故宜認定為故意毀壞財物罪。
在這一節指控上,被告人金闖已經對受害人孫斌進行的賠償,并取得了受害人孫斌的諒解。
如上所述,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糾集他人多次實施尋釁滋事犯罪行為,從而適用《刑法》第293條第二款的規定,是沒有事實根據了。 
4.聚眾斗毆的事實
關于該節指控的事實,從目前查明的情況來看,金闖他們一伙人并沒有跟許光陰那一伙打上,沒打上的原因呢是沒碰上面。沒碰上面的原因,公訴機關認為這屬于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也就是說是因為客觀原因讓他們碰不上面。但辯護人認為,這不可能是客觀原因。因為,當時雙方并不存在客觀因素在干擾或阻止他們碰面。事實上,他們如果真心想碰面完全是能碰上的。從各被告人的供述上看,他們開著車子到那個地方兜一圈,沒看到對方的人,就回去了,根本都沒有仔細的找下,也沒有打電話給對方再確認下方位,就開車走了,連車停下來等下都沒有。這明眼人就能看出來,他們其實不是真的想約架,也未必想真打,可能只是逞口舌之快,耍耍威風。與其說他們不能,倒不如說他們是不欲。不能是未遂,不欲是中止,他們中止了自己的犯罪行為,而且當時他們這邊也沒有造成任何的危害后果。固,該節事實,辯護人認為,應當按照《刑法》第24條第2款的規定:對于中止犯,沒有造成損害的,應當免除處罰。退一步講,即使不認為是犯罪中止,我認為也屬于犯罪預備形態,因為他們只是在做聚眾斗毆的準備,包括叫上一些人、帶上具、開車去約定的地方,這些都不能算是犯罪的著手,既然是斗毆,你說雙方連面都還沒見上,就說人家已經著手開始斗毆了,有點不符合常理。
綜上所述,我們能看到是,被告人主要的犯罪行為或者說持續時間相對久點的是開設賭場,而其它的所謂的打砸行為都是其在開設賭場過程中引發的針對他們圈內人的一些糾葛而產生的,我們尚沒有發現他們有針對普通的群眾進行暴力危害的行為,至于史學富那一節,如前所述,完全是一場不該有的誤會,是非常偶然的。
他們有為非,從事一些非法活動,但做惡,我認為不是太明顯,他們并沒有明顯表現出欺壓普通群眾、滋擾、干涉一般老百姓生產生活的情形。
被告人這些人,他們就是臨時聚合了幾個沒工作的老鄉,然后弄個賭場,想混點生活,人員其實并不穩固,層級關系、領導與被領導關系表現不突出,也沒有成文或不成文的幫規,組織性特征并不顯明,無非也就是一些小打小鬧,想在寧波呢討點生活而已,是成不了什么大氣候的,惡勢力犯罪集團這詞安在被告人這些人身上,多少有點抬舉他們了,顯然是被拔高了的。固,公訴機關認為他們是惡勢力犯罪集團,為非作惡,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什么的,顯然是夸大了他們犯罪行為的影響力,不符合本案所查明的事實。
另外,被告人金闖還身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腦供氧不足等多種疾病,不適合長期關押。
最后,辯訴人希望,法庭能夠嚴格依照法律規定、遵照罪刑相適應原則,實事求是的做出公正的判決。
謝謝。
檢察官的論點:《刑法》第26條第二款: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辯點:刑法26條第二款的規定是對人數較多共同犯罪的一般意義上的定義,但在當前的語境下,惡勢力犯罪集團這個定位,無疑具有濃厚的政治色彩,聽上去有一種反政治和反人民的味道,固不宜機械簡單的將該規定直接套用在對惡勢力集團的認定上,否則會造成到處都是惡勢力集團的極端認識,這顯然是不合適的。
六,被告人最后陳述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楊雪彥律師
甘肅蘭州
蔣鐵順律師
北京朝陽區
周六八律師
江蘇南京
張俊杰律師
遼寧沈陽
殷運健律師
重慶江北
郭海濱律師
江蘇南京
王皓律師
黑龍江哈爾濱
周斌律師
江蘇無錫
李軍律師
上海徐匯區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2317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登录北京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