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北京时时彩官网|北京时时彩网站哪个好
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交通事故案例 >> 查看資料

交通事故導致受害人一級傷殘,該怎么賠償?

發布日期:2020-02-25    作者:白俊君律師

交通事故導致受害人一級傷殘,該怎么賠償?
       原告因道路交通事故受傷,公安局交警大隊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確認被告雷某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告蔣某某某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原告無責任。原告出院后經司法鑒定確定為一級傷殘、完全護理依賴、誤工期、護理期自損傷之日起至定殘之日止,營養期180天。訴至法院請求依法判令:1、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分別在交通事故責任強制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險范圍內對原告的各項損失929264.32元【包括:1、醫藥費288847.82元;2、住院伙食補助費18400元(100元/天×住院184天);3、營養費14400元(80元/天×鑒定為180天);4住院期間護理費31280元(170元/天×住院184天);5、定殘后護理費511370元(51137元/年×10年);6、交通費2610元;7、傷殘賠償金610040元(30502元/年×20年);8鑒定費2300元;9、精神撫慰金80000元;合計1559264.32元-已付630000元,還需賠償929264.32元】承擔賠償責任;2、被告雷某、蔣某某某對上述原告的各項損失在交通事故責任強制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險賠償后不足部分損失承擔賠償責任;3、被告承擔全部訴訟費用。 
       法院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確定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合理損失為1509437.4【包括:1、醫藥費284648.8元;2、住院伙食補助費18400元(100元/天×住院184天);3、營養費5400元(30元/天×鑒定為180天);4住院期間護理費按城鎮居民標準確定為25778.6元(51137元/年÷365×住院184天);5、定殘后護理費511370元(51137元/年×10年);6、交通費的問題,由于原告因受傷在南溪山醫院、桂林中醫醫院、桂林醫學院附屬醫院等醫院治療,離居住地靈川縣靈川鎮城湘路4號路途不遠,原告要求交通費2610元過高,酌情確定為1500元;7、傷殘賠償金610040元(30502元/年×20年);8鑒定費為2300元;9、精神撫慰金確定為50000元】。判決如下: 
       一、由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賠償原告陽某珍96266元; 
       二、由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賠償原告陽某珍487205.11元; 
       三、由被告蔣某某某賠償原告陽某珍4116.5元; 
       四、由被告雷某賠償原告陽某珍921889.78元,扣除已付630000元,還需賠償原告291889.78元。 
       附: 
       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川縣人民法院 
       民 事 判決 書 
       (2019)桂0323民初903號 
       原告:陽某珍,女,1962年2月18日生,漢族,住廣西靈川縣。 
       委托代理人:白俊君,廣西建桂律師事務所律師。13507830696 
       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桂林市漓江路4號。 
       負責人:林愿平。 
       委托代理人:田某某,廣西中遠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住所地:中山中路59號。 
       負責人:吳某某。 
       委托代理人:唐某,公司員工。 
       委托代理人:宋某,廣西中遠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雷某,男,1983年1月日生,漢族,住廣西興安縣。 
       委托代理人:龍某某,廣西靈湖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蔣某某某,男,1985年9月日生,瑤族,住廣西興安縣。 
       原告訴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簡稱平安保險公司)、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簡稱財產保險公司)、雷某、蔣某某某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9日受理后,依法由審判員陳某某獨任審判,于2019年5月3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書記員蘇婭妮擔任記錄。原告委托代理人白俊君和被告PA保險公司委托代理人田某某、財產保險公司委托代理人宋某、被告蔣某某某到庭參加了訴訟,被告雷某經本院合法傳喚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2017年1月28日21時許,被告雷某駕駛桂C×××××轎車由北往南行駛,行至國道322線338公里+600米路段,車輛撞上前方制動減速龔某前駕駛的桂C×××××小型轎車車尾后,桂C×××××小型轎車又撞上在開元尚居路口停車蔣某某某駕駛的桂C×××××小型轎車車位,造成三車損壞,桂C×××××乘客陽某珍、龔某然、龔某前、龔某玲、龔某芳、胎兒陳某羽受傷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發生后雷某棄車逃逸。
2018年9月19日,靈川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作出靈公交認字[2018]第156號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確認被告雷某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告蔣某某某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陽某珍、龔某然、龔某前、龔某玲、龔某芳、陳某羽無責任。 
       原告受傷后,先后被送往南溪山醫院、桂林中醫醫院、桂林醫學院附屬醫院治療,出院后經司法鑒定確定為一級傷殘、完全護理依賴、誤工期、護理期自損傷之日起至定殘之日止,營養期180天。 
       事故造成原告損失達1559264.32元,除被告雷某支付原告630000元外,尚有929264.32元未能得到賠償。 
       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承保了桂C×××××轎車的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和第三人責任商業險、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承保了桂C×××××轎車的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險,故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應當分別在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險范圍內對原告的各項損失承擔賠償。為維護原告的合法權益,特訴至法院,請求法院依法判令:1、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分別在交通事故責任強制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險范圍內對原告的各項損失929264.32元【包括:1、醫藥費288847.82元;2、住院伙食補助費18400元(100元/天×住院184天);3、營養費14400元(80元/天×鑒定為180天);4住院期間護理費31280元(170元/天×住院184天);5、定殘后護理費511370元(51137元/年×10年);6、交通費2610元;7、傷殘賠償金610040元(30502元/年×20年);8鑒定費2300元;9、精神撫慰金80000元;合計1559264.32元-已付630000元,還需賠償929264.32元】承擔賠償責任;2、被告雷某、蔣某某某對上述原告的各項損失在交通事故責任強制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險賠償后不足部分損失承擔賠償責任;3、被告承擔全部訴訟費用。 
       原告為其主張在舉證期限內提供的證據有:(1)戶口簿,證明原告主體資格及屬于城鎮居民;(2)基本信息,證明被告主體資格;(3)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4)疾病證明書、出院記錄、出院證及清單,證明發生交通事故后原告住院治療的事實;(5)病歷;(6)醫藥費發票;(7)陪護證明、收條;(8)交通費發票;(9)司法鑒定費;(10)鑒定費發票;(11)保險單。 
       被告PA保險公司辯稱:雷某無證駕駛且在發生事故后逃逸,保險公司已盡到提示義務,對于合理損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超出交強險部分的損失應由事故責任人承擔,且保險公司不承擔本案訴訟費。 
       被告PA保險公司為其辯稱提供的證據有:(1)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投保單、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單、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保險單、保險費發票、投保人聲明、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投保提示及投保回訪告知書、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證明:1蘇學鋒為桂C×××××號車在PA公司投保了交強險、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繳納了保險費,保險合同合法有效。投保下方的投保人聲明處注明:本投保人確認已收到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且貴公司已向本投保人詳細介紹了條款的內容,特別就保險條款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內容和手寫或打印版的特別約定內容做了明確說明,本投保人對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均因保險人的明確說明已完全理解,并同意投保;2投保人聲明中,投保人蘇學鋒聲明:保險人已明確說明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內容及法律后果。保險公司對保險條款內容盡到了明確的提示說明義務;3根據《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第二章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的約定,無證駕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和費用保險人不負責賠償;4根據《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第二張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的約定,事故發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況下駕駛被保險機動車或者一起被保險機動車離開事故現場,造成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和費用保險人不負責賠償;5根據《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第二張第二十六條第七款的約定,訴訟費用保險人不負責賠償。 
       被告財產保險公司辯稱:被告蔣某某某駕駛的桂C×××××車在我公司投保交強險和保險限額為500000元的第三者商業險(含不計免賠),被告蔣某某某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對原告的合理損失,本公司同意在機動車交強險賠償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不足部分本公司按不超過30%的比例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財產保險公司為其辯稱未提供證據。 
       被告雷某辯稱:同意按雙方簽訂的賠償協議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雷某為其辯稱提供的證據有:(1)交通事故賠償協議,證明被告雷某與原告等受害人于2018年5月3日就本案發生的交通事故造成的相關損失達成了賠償協議。 
       被告蔣某某某辯稱:同意被告財產保險公司的答辯意見。 
       被告蔣某某某為其辯稱未提供證據。 
       經過開庭質證,被告平安保險公司、財產保險公司、蔣某某某對原告的證據(1)(2)(3)(4)(5)(9)(10)(11)的真實性無異議,對證據(6)(7)(8)有異議;被告平安保險公司、財產保險公司、蔣某某某對雷某提供的證據(1)無異議。原告及被告財產保險公司、蔣某某某對被告平安保險公司提供的證據(1)真實性無異議;原告對被告雷某提供的證據(1)無異議。 
       本院認為,原告提供的證據(1)(2)(3)(4)(5)(9)(10)(11)和被告平安保險公司、雷某提供的以上證據與本案具有關聯性,能夠證明案件事實,可作為定案的依據;原告提供的證據(6)中對原告在住院治療的醫藥費予以認可,對原告在住院外支付的醫藥費4199.02元不予認可,對證據(8)的陪護證明予以認可,對收條可作參考,對證據(9)可供本案參考。 
       綜合全案證據和庭審筆錄,本院確認以下法律事實:2017年1月28日21時許,被告雷某駕駛桂C×××××轎車由北往南行駛,行至國道322線338公里+600米路段,車輛撞上前方制動減速龔某前駕駛的桂C×××××小型轎車車尾后,桂C×××××小型轎車又撞上在開元尚居路口停車蔣某某某駕駛的桂C×××××小型轎車車位,造成三車損壞,桂C×××××乘客陽某珍、龔某然、龔某前、龔某玲、龔某芳、胎兒陳某羽受傷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發生后雷某棄車逃逸。 
       2018年9月19日,靈川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作出靈公交認字[2018]第156號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確認被告雷某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告蔣某某某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陽某珍、龔某然、龔某前、龔某玲、龔某芳、陳某羽無責任。 
       原告受傷后,先后被送往南溪山醫院、桂林中醫醫院、桂林醫學院附屬醫院治療,出院后經司法鑒定確定為一級傷殘、完全護理依賴、誤工期、護理期自損傷之日起至定殘之日止,營養期180天。 
       原告認為,事故造成原告損失達1559264.32元,除被告雷某支付原告630000元外,尚有929264.32元未能得到賠償。原告訴至本院,要求支持其訴訟請求。 
       同時查明,被告雷某駕駛的桂C×××××車在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強險和50萬元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被告蔣某某某的桂C×××××車在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強險和50萬元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事故發生在保險期內。 
       本院認為,一是責任主體的問題,由于被告雷某無駕駛證駕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后棄車逃逸,其交通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第一款、第七十條第一款之規定,是導致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應承擔本事故70%的賠償責任;被告蔣某某某違法停車,其交通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六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是導致次事故的次要原因,應承擔本公司30%的賠償責任。二是原告合理損失的確定問題,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合理損失確定為1509437.4【包括:1、醫藥費284648.8元;2、住院伙食補助費18400元(100元/天×住院184天);3、營養費5400元(30元/天×鑒定為180天);4住院期間護理費按城鎮居民標準確定為25778.6元(51137元/年÷365×住院184天);5、定殘后護理費511370元(51137元/年×10年);6、交通費的問題,由于原告因受傷在南溪山醫院、桂林中醫醫院、桂林醫學院附屬醫院等醫院治療,離居住地靈川縣靈川鎮城湘路4號路途不遠,原告要求交通費2610元過高,酌情確定為1500元;7、傷殘賠償金610040元(30502元/年×20年);8鑒定費為2300元;9、精神撫慰金確定為50000元】。三、責任承擔問題,由于被告雷某駕駛的桂C×××××車在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強險和50萬元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被告蔣某某某的桂C×××××車在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強險和50萬元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事故發生在保險期內,首先應由平安保險公司和財產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強險責任范圍內各賠償原告96226元,不足部分由財產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范圍內賠償原告390979.11元,由被告蔣某某某賠償原告4116.5元;由于被告雷某無駕駛證駕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后棄車逃逸,按照保險合同約定,平安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范圍內不承擔賠償責任,因此,應由被告雷某承擔賠償責任,賠償原告921889.78元,扣除已付630000元,還需賠償原告291889.78元。 
       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四十八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四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由被告中國PA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中心支公司賠償原告陽某珍96266元; 
       二、由被告中國RM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市分公司賠償原告陽某珍487205.11元; 
       三、由被告蔣某某某賠償原告陽某珍4116.5元; 
       四、由被告雷某賠償原告陽某珍921889.78元,扣除已付630000元,還需賠償原告291889.78元; 
       五、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3092元,減半收取6546元,由雷某負擔4582元,由被告蔣某某某負擔1964元。 
       上述應付款項,義務人應于本案判決發生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逾期則應加倍支付延期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權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決規定的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二年內,向本院或與本院同級的被執行人財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申請執行。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或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人數提出副本,同時預交上訴受理費13093元(戶名: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賬號:20×××16;開戶行:農行桂林高新支行),上訴于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上訴狀后七天內未預交上訴費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本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 
       審判員  陳某某 
       二〇一九年六月五日 
       法官助理李某 
       書記員蘇某某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徐衛東律師
北京海淀區
劉振海律師
廣東廣州
羅春苗律師
廣東廣州
趙江濤律師
北京朝陽區
雷衍祥律師
廣東深圳
陳鎧楷律師
四川成都
李大賀律師
河南鄭州
楊培棟律師
甘肅張掖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8644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登录北京时时彩官网 成都自动麻将机怎么样 河北麻将1元微信群最新 顺配宝 分分彩 pk10赛车开奖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 捷报比分张莫斯推荐 大众麻将玩法怎么胡 棒球比分直播 运彩 福建十一选五 十五选五超长版走势图 中国竞彩比分网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皇冠 老11选5 伟大魔术师 新浪体育手机比分客户端上线